杰梓敬

终于,等到你(中)①

*这里茂琚~,想看(上)的就点我头像哦~
*灵感来源《康斯坦丁》(世界架空)
*有轮回
*有错字就无视,希望大家喜欢,喜欢的话就给个评论,或者给一个小红心~阿里噶多~(鞠躬)
*人物有ooc

――――――――――――――――――――――――――――――

“没记起来也没关系,我叫宇智波佐助。”说完,名叫佐助的人,抬起了抓着鸣人伤口手臂,移到嘴边,轻轻对着伤口吹了吹,“伤口已经愈合了呢。”

鹿丸看了半天两个人,直到黑衣人说出自己的名字后就再也安定不下来了,直接走到鸣人和佐助的旁边,拉起鸣人,对着佐助说到,“够了,已经够了,你还闲害鸣人害得不够吗!”

原本跪着地上的人听见对方这么一说,就站了起来,拉上了那黑色大斗篷帽,头低得很低再一次看不见了对方的长相,“我只是,来赎罪的。”

鹿丸气愤的推了一边眼前的人,“赎罪?哼,我看不见得吧,一定又是什么损人的事情”佐助被推了一下中心不稳的晃了晃来稳定自己,以免摔倒。

“好了鹿丸,人家也帮了我们,还帮我治疗伤口,你就不要这样说他了,而且……你们认识?”鸣人打断了鹿丸的话,拿开了鹿丸拉着他的手,扶住了那个看着要倒下去的人。

佐助没有说话,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但鸣人能感受到他在颤抖,过了好大一会,才吐出几个字,“我就是为了赎罪而来,这一次……只用牺牲我一个就够了。”

“气氛这么不对啊我说,别这样行不行,你们说的,我听不懂啊我说……”鸣人看向了佐助,“那个,谢谢你今晚对我们的帮助,不如我去买点东西给你来表达我的谢意,哈哈哈哈。”

“不用了。”刚刚温柔的语气还在,但是佐助却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踪影。

“哎哎哎,人呢?”鸣人受到了惊吓,毕竟今天的信息量过大自己也快招架不住。

刚刚温柔的风却放肆的吹过,吹的树上的叶子“沙沙”作响,让鸣人缩了一下抱紧了双臂。

牙刚刚一直沉默着,直到佐助走了以后才抱着赤丸阴着脸走了出来,“走了,没意思走了……回家。”

一路上再也没有像以前一样的欢笑只有死了一般的沉静,星星也黯淡了,躲在了云的后面,寻找着能够依赖的东西,但月亮却亮得彻底,小巷的昏暗被普照,总感觉在意味着什么,一会后,月亮再次被云遮挡住了。

“再见,晚安啦。”告别最后一位朋友后,鸣人一一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撞到了一个女孩子,然后女孩子变异成怪物,卧槽……伊芙琳啊……不对不对,伊芙琳比这个害怕,然后被弄了一个口子,又被一个叫宇智波佐助的救了下来,然后又给我治疗,然后说了一大堆我听不懂的东西……嘛,这么狗血的事情,真的发生再我身上啦?哈?

鸣人还在闷闷的思考这一切,最后,头一外炸出几撮毛,“还是回家吃杯面好啊我说,安慰一下我幼小的心灵。”

不知不觉到了家以后,打开了客厅里的开关,暖黄色的光落下,烘托出女主人选灯和布置的如此细心,这样的家庭里住下去一定会感受到浓浓的幸福和安全感,女主人把这房子打扫得很干净,又添了几分舒适。

鸣人扔下书包,直奔厨房然后如愿以偿的拿出杯面,冲上热水,静静等待,那漫长的五分钟。

“啊……泡面的五分钟真的是好烦呐,啊啊啊啊啊。”鸣人一边抱怨一边摁开手机看着时间,计算着泡面什么时候好。

“还有啊……那个人到底是说啊我说,佐助吗……我好像在那里听过……但是那双眼睛,真的好漂亮。”鸣人开始回想这那人和眸子,想秋谭般深邃,但是,很温柔,就像把石头扔进那秋谭了,激起得一层层涟漪。

――温柔,温柔到很熟悉,所以说,你到底是谁。

为了打发时间鸣人干脆就直接把脸埋在桌子上柔软的餐布上,“旅游旅游,就知道旅游,也不管管你们的儿子,要饿死了啊我说……”抬头看着杯面上印刷上去的一团火焰。

“别,别逞强了,我死了,只要你还活着,我就足够了……带着我的祝福,好好的,好好的活下去啊!”模糊中还是能清晰的看清一头金色耀眼的笨蛋一脸污垢,身上修身的风衣早已经没有了以往的风采,显得这个笨蛋如此狼狈。他转头看着跪在召唤阵上的黑发,说到。

“这一切是我造成的,是我,是我,一切都是我啊!你这个白痴!”那个黑发人跪在召唤阵里,一动不动,他是动不了,而不是不想动。

镜头开始拉远了,两个人一个跪着,一个站着,在一片火海里,金色头发的笨蛋,身上的汉一大滴一大滴向下砸,还未砸到地上已经被高伟蒸发,而跪在地上的人,丝毫反应也没有,可见被保护得很好。

就这样,那个金色笨蛋被火舌一点点吞噬,他笑着,但是哭了,他消失前最后说到:我爱你。

“呼……”鸣人一下子惊醒至于什么时候睡着的,自己并不知道,但是刚刚的梦,很清晰,但是……为什么……心,好痛呢……

“哥哥……我找到他了,但是他记不起来我是谁了。”佐助解开了自己的斗篷,随手一扔,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鼬听见关门声和自家弟弟的声音后从地下室抬着一盏明亮的灯走了出来,一步步渲染着偌大的客厅,他抬手,客厅里的灯相继的被点亮。

“没关系,我和止水会帮助你的。”鼬放下抬着的灯,拿起被佐助乱扔掉的斗篷给自家弟弟披上,“别着凉。”

佐助地下了头,沉默了一会,开口说,“哥哥,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感觉到了自家弟弟情绪低落,鼬半跪在佐助的面前,凝视这与佐助相似的眼睛,“佐助,看着我的眼睛,这一切,不只是你的错,也有我的错,鸣人的错,没关系的,一次轮回不够就两次,我的时间,很多。”

得到哥哥的安慰后,佐助又稍微燃起来了信念。

――温暖,温暖得就如同你在我身边,鸣人,等我。

“不过眼前的事情还是令人挺头疼的,走吧,去资料屋。”说着拿起了刚刚放下的灯,向地下的密道走去。佐助也跟随着哥哥。

随着他们一步一步走入地下密道,客厅里的灯也一个一个熄灭。
――――――――――――――――――――――――――――――

*小片段:

“别,别逞强了,我死了,只要你还活着,我就足够了……带着我的祝福,好好的,好好的活下去啊!”模糊中还是能清晰的看清一头金色耀眼的笨蛋一脸污垢,身上修身的风衣早已经没有了以往的风采,显得这个笨蛋如此狼狈。他转头看着跪在召唤阵上的黑发,说到。

“……”那人沉默着。

“喂喂,该说台词了。”

“你当我宇智波真能日天日地日空气啊!你把我禁锢住,我想活还跑不出去啊!你这个白痴!”

“……”

――――――――――――――――――――――――――――――

茂琚:这就是(中)的第一小篇~,大家多多支持喔~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