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梓敬

终于,等到你(上)

*这里是茂琚,请多多指教(鞠躬)
*灵感来自《康斯坦丁》(世界架空)
*不喜勿喷,希望大家喜欢~⊙ω⊙

――――――――――――――――――――――――――――――
夜幕拉下许久,天上的星星一撒,遍布这蓝黑色粗布似的夜空,白色的云被打散飘在天空之中,被落山的太阳印上各种各样的颜色,平淡却美丽,霓虹灯点上渲染着气氛,街外的吵吵声使得不那么冷清,对于困在教学楼里的孩子们来说应该算是一种景色。

随着最后一节课的休息铃打响,刚刚还沉寂的校园片刻后充满了嘈杂声,拎起书包飞奔的,拖拖拉拉等人的,还有被男孩子推去表白的,似乎每一天都相似,却又不同。

几个几个约着一起回家的,女孩子们则一路欢笑,或者恼着各种各样的青春期的小事,当然……鸣人也不例外,约起身边的挚友一路回家。

“喂喂……下了晚自习还真是无趣……你们能不能找点乐子,上课很累的我说。”鸣人眯着眼睛抱怨着一起放学回家的小伙伴。

“要考试了……不然你以为我想这样无聊的度过休息时间。”牙回复着鸣人,把书包背到前面小心翼翼拉开,里面一团白茸茸的东西蹿了出来“汪”的叫了一声。

“你是有多喜欢赤丸……上学都带着。”

“狗奴嘛……谅解谅解。”一旁沉默许久的鹿丸吐出几个字来。

――找到了……找到了

“喂……不如现在去网吧怎么样我说”鸣人笑嘻嘻的对着旁边的两个人。却丝毫没有注意到前方的人,就这样撞了上去。

洪亮的哭声就从这条黑色小巷子里渲染出去,吓跑了正在觅食的野猫

“啊……好疼,小妹妹别哭啊……大哥哥不是故意的啊。”鸣人见自己撞到的是个年幼的小女孩一下子手足无措,“喂,你们来帮个忙啊!”

“又不是我们捅的篓子……”

就这样……三个大男人跪着地上哄着小女孩这泥石流般的场景就出现在这条黑暗的巷子里

――快啊,来,来不及了……

“别哭了……别哭了,小妹妹你再哭我也有哭了啊我说,再哭会被老背背,背去卖掉的……”

嘛……似乎哭得更凶了……

“真是麻烦……你就不能正经点吗?”鹿丸斥责着鸣人又带着无奈的语气,“小妹妹……别哭了,给你小狗狗好不好?”

牙很无语但迫于压力这好把怀里的赤丸让了出来

赤丸表示,它是懵逼的。

揉了半天眼睛的小女孩一听到小狗狗立马来了劲,抽抽涕涕的童音发出“好。”

对于哄孩子这种属于温柔乖巧的女性做的事,鸣人真的是一点都不在行,没办法自暴自弃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喂,你家在哪里我们送你回去……大晚上的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跑出来干什么呢,我说。”鸣人纳闷的挠挠头随带安抚小女孩的心情,揉了揉头

似乎察觉到了疑点,鹿丸想着,大晚上那家闺女不是乖乖爬上床听着妈妈的睡前故事入睡的吗……为什么这个小女孩却在外面哭呢?

小女孩揉着腿上的赤丸,应该累了,伸出双手,直直地看着鸣人……“要抱抱。”

“哈?”虽然很惊讶,为啥就选中了我这个糙汉子呢,应该是我太帅了的缘故吧。正打算抱起小女孩的时候鹿丸拍开鸣人的手一把拉起鸣人和牙,“喂喂……我妈刚刚发短信来了,让我快点回去。”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人家小女孩再哭呢好吧?”鸣人有些发怒的看着鹿丸,但看见鹿丸的嘴型后就乖乖的敷衍着“对哦……太晚了呢。”
牙和赤丸虽然有些懵但是看出了一些端倪后就默默的走着。

“你们以为……走得出去?”软软的童声变成了尖锐刺耳的声音让在场的三个大老爷们都立气了汗毛。

不知什么时候小女孩跑到了鸣人他们的前面,低着头发出恐怖的声音,一步一步向鸣人走来“大哥哥……你说好要送我回家的呐……怎么不算数呐。”

“卧槽!你还会闪现?”又惊又害怕的鸣人在这么个说出了这番让伙伴掉牙的话。

“喂!你的重点呢!”牙抱起赤丸还不忘吐槽鸣人一番,抬腿就打算跑。

小女孩边说还边抬起了手,寓意着要抱抱,如果对方是小樱,鸣人肯定废话都不多说就抱住……但对现在这东西完全就没有那种感觉。

“呐……哥哥,别跑,我知道你们会很好吃的……呐,哥哥,我好饿……。”

变异的女孩见鸣人没有反应,就直接扑了上去。

突然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的黑影一把将吓着站在原地的三个人推到一边。

“喂,你这家伙只会挑一些小角色吗?”说着就拔出身后的剑,花式不多但是简单利落,没有耽搁几分钟,那个小女孩就幻化做黑影消失在了鸣人三人的眼前。

“你没事吧。”清冽的音色就如这夜一般的安静,突如其来的信息量使得鸣人吃不消,或是说他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啊……哦……哦,没事,没事。”怎么可能没事,都差点出人命了啊!

“唔!”手臂上的疼痛给了鸣人一个清醒的巴掌,

让鸣人清醒过来。原来是手臂上被刚刚的怪物划了一条口子。那条口子以快速的侵蚀着鸣人的手臂,那些被侵蚀的皮肤开始溃烂。那人似乎很担心一般马上蹲下来拿出一小瓶发着光的东西,不慌不忙的倒在鸣人的手臂上,倒上那液体后皮肤都感觉到舒适的清凉,伤口也慢慢的好着,不疼不痒的。

鸣人现在也才发现视线平行的那个人穿着黑色的斗篷,脸被大大的兜帽遮住完全看不见对方长什么样子,愣了一会后,才急忙向黑衣人道谢。

“不……不用,这是我应该的。”黑衣人很温柔的说出让鸣人感觉很熟悉,但接下的话就让鸣人不知所以然,“你……不记得我了吗,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安静……安静得不像话,风在这时轻轻的吹过,

对视的两个人的头发被撩起,那兜帽里的眼睛很漂亮,在哪里见过……可是记不起来了。
抬起手想扯开那人的帽子,但是又停住手,倒是风似乎得了他的意,撩开了对方的黑色大兜帽。

金色头发的笨蛋当场愣住了

――透彻……

“好漂亮的眼睛”鸣人囔囔着,但还是被听见了,那人笑起了个非常迷人的弧度,更添了几丝温柔。

――――――――――――――――――――――――――――――
*小片段:

让鸣人清醒过来。原来是手臂上被刚刚的怪物划了一条口子。那条口子以快速的侵蚀着鸣人的手臂,那些被侵蚀的皮肤开始溃烂。那人似乎很担心一般马上蹲下来拿出一小瓶发着光的东西,不慌不忙的倒在鸣人的手臂上,倒上那液体后皮肤都感觉到舒适的清凉,伤口也慢慢的好着,不疼不痒的。

“咳,宇智波牌清凉膏……你,值得拥有。”那人说完就自己掀开了黑色兜帽,露出了娇好的容颜。

“用了以后啊……肉不疼了,还特别清凉,物美价廉,你还真等什么呢,赶快拨打182 xxxx 0723……”
――――――――――――――――――――――――――――――
茂琚:呼……第一次更文……好紧张好紧张(瑟瑟发抖)如果有错字……大家就华丽丽的无视吧~~~~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