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梓敬

【安雷】情人节?情人?

*终于赶出来了,很糙(躺平)
*错字有
*cp:安雷
*双方相互喜欢但是差点火候
*开始
――――――――――――――――――――――――――

     一年的新始,自然少不了浪漫美妙的情人节了,虽然是换了一种气氛的凹凸大赛,但也少了平时明争暗斗。情人节的到来给这场残酷的大赛带来了几丝俏皮,就连一部分裁判球们也带上了蝴蝶结,系上了领带,喧造出几丝愉悦。

     漂亮的女孩子们各自分享着做巧克力的方法,要如何加牛奶达到一定比例才能让巧克力更能入味,勾动喜欢的人的胃,各式各样的口味,加坚果粒还是葡萄干,还是小巧可爱的白巧克力曲奇,看得出,女孩子们真的是花尽了心思,又想打听到其他巧克力的做法,又想让自己的成为最好的礼物送出去,还为了防止样式出现一模一样的,到处打听,这样矛盾的心理,不得不说实在是令人感到可爱。

      这一天的天气很好,阳光不烈不燥,连风里都带来着令人开怀的因素,可能这就是情人节的魅力所在吧。

      女孩子们把做成成品的巧克力装好在一个小礼盒里,又用丝带将小礼盒扎出一个漂亮的蝴蝶结,礼盒与丝带的颜色搭配很重要,搭配好,就成了一份真正能愉悦人的情人节礼物。虽然男孩子并不注重礼盒,他们更注重是谁送的,哪怕心仪的女孩做出的味道不是很精致,他们的心情都会开心到极致。

      远处,两个裁判球抬着一面镜子,镜中人理了理头发,用很骚包的两个红色女生细发针将左侧头发别在耳后,露出清清爽爽的左侧脸,棕色的发质很好,几缕未别进去的发色垂落至耳垂,随着清风飘起,青年脸的轮廓十分精致,棱角分明,浓眉,眼睛有神,不得不说,不说话静静来看的话这人还是挺有几丝帅气。他接过裁判球递给他的蓝黄双色蔷薇科的花别左侧胸口,不得不说,这样一打扮更添几丝帅气。

      或许他也在等待某位小姐送出的巧克力吧。

      此时寻觅狩猎很不屑扛着雷神之锤的人和他的小团体在路上逛的时候,领头人发现气氛不对时,转头问向和他有血缘的人。

      “今天是……”
      “大哥,是情人节。”
      “哦。”

      带有上翘尾音的单字结束了一次普通的对话,领头人慢慢转变方向往回走,打算回他们的出发点。

      “老大,打算取消狩猎行动了吗。”帕洛斯倒是轻松,不紧不慢突出自己的话。“嗯。”海盗头子勾起嘴角,“回去做巧克力。”

      当他吐出这些话时,众人也心知肚明。

      富有的海盗从终端机构承包下了一间厨房,本该请个高级的甜点师就行,结果海盗头子想亲自试试,也不知道是下毒还是制造什么生化武器。准确的来说,雷狮,他压根就没有制作巧克力的经验,说他是空穴来潮差不多也是这般吧,不过在他一次逃离皇宫时,忘记带值钱的东西饿得饥肠辘辘时一个女孩看他生得好看,就请他去她家吃点东西,那个时候正是情人节。幼年的雷狮在女孩旁边打着下手,他本可以高傲得翘鼻在一边观看这无聊的贫民,但是他看到了女孩脸上洋溢幸福的神情,他很好奇女孩在熬的东西,于是踮起脚够着够着去看,女孩看他的样子实在可爱,用小木勺舀起一勺喂给雷狮,雷狮也不知道为什么很想试试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味道能让女孩这么开心,巧克力原浆很劣质,他在王宫吃过比这个精致精美的巧克力,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认为女孩做的很好吃。

      “你知道吗,我做了无数次的巧克力,现在这个味道也是我最好的一次。”女孩站在小木凳上,不断搅着原浆,侧头向雷狮说到。
      “为什么你会这么开心……”雷狮紫色眼睛倒映着火的窜动。
      “因为……他是我喜欢的人啊……”女孩笑了,那一刻触动雷狮的不是女孩做的巧克力,而是她的话。
     
     
      “因为……他是我喜欢的人啊……”

      这句话留在雷狮的脑海里久久不曾忘记。

      海盗头子嫌弃可可粉会弄的到处都是,于是买来现成的黑巧克力,切成小块,可是他对于这些小东西的物理处理实在是没有耐心,好几次他忍着不使用元力把大块巧克力劈成渣渣,卡米尔好几次想帮他打下手,但是想想觉得不太合适,就此罢手。

       隔水水预开黑巧克力碎块,雷狮不断搅拌着,加入了些甜牛奶中合一点黑巧克力的苦味,等到合适的时候,雷狮将熬制好的巧克力液倒入模具,待冷却放入冰箱,雷狮考虑再三又做了些。第一批巧克力制作完毕,雷狮用筷子撬下一块塞进卡米尔嘴里,问他味道怎么样。

      当巧克力彻底融化在卡米尔嘴里时,卡米尔的眉毛不知道扭成了什么样,单手捂着嘴,神情不知道怎么描述。“唔。”

       “唔?”海盗头子纳闷了,他感觉巧克力应该没这么难吃吧,“卡,卡米尔,怎么了。”
       “苦……”缓了半天卡米尔才冒出一个字。他现在需要一个甜点压压惊。
       “是你平时甜食吃太多啦。”雷狮笑了笑,他要的就是这样的味觉。

       关于脱模,雷狮实在没有办法,只好用厨房专用小刀,顺着边缘弄下来,出模的巧克力形状……不能再丑了,坑坑洼洼的,星星形的硬生生被他弄没了五个角,总而言之……不能入目。雷狮做了两盒,一盒青绿色,一盒淡紫色,他打算准备一下出门。这时卡米尔经过,看到有两盒后。

       “大哥,你两盒都要送人吗?”
       “送紫色那盒。”
       “哦。”

       雷狮毫不知道卡米尔脸黑着在里面放了点东西。海盗头子拿起巴掌大的紫色盒子准备要走,但他还是打开看了下哪盒比较好。于是他默默放下了淡紫色,拿起了青绿色,出门了。

       “哎,帕洛斯,有巧克力哎。”佩利冲着某拖把男说。
      “嗯……老大应该不介意你拿的,你可以试试。”拖把男说到。
      “那我就不客气了。”

      卡米尔从厨房出来,发现淡紫色的盒子不仅没有被带走,反而还被打开了,里面的巧克力明显少了很多,卡米尔的脸又变黑了,走出去才发现,某拖把男抱住正在吐白沫的佩利使劲使劲的摇。帕洛斯只觉得后背凉,“难道,这是老大下的东西…他知道我的底细了吗…”他默默想着。

       “那个……安,an,啊!”
       嗯?美丽的小姐?安迷修转过身发现并没有人,难道是自己幻听了?他挠挠头。
       “先生,我有巧克力想给……呀!”

       女孩在远处向安迷修实意到,正当安迷修要走过去的时候,女孩又不见了,安迷修表示很奇怪很懵逼。接下来安迷修身边出现了各式各样的惊叫声。安迷修站不住了,他要弄清楚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万一是真的有美丽的小姐出什么危险了呢也说不定。他快步跑向最后一位小姐发出叫声的地方,他发现小姐正在哭,他上前去问,怎么了。女孩子告诉他,准备送给安迷修的巧克力被抢走了。安迷修不能忍了,是谁会欺负这么可爱的小姐,还有送给自己的巧克力!

       不能忍。

       可惜美丽的小姐没有看清那人长什么样,安迷修只好一点一点的开始搜查,他发现灌木丛里有窸窸窣窣声音,他在想会不会是什么大家伙,正打算慢慢靠近时……

       “喂。”

       这一声吓得安迷修呆毛都要飞了,他猛然转过头发现,     原来是那个坏事做尽的宇宙海盗。他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安心下来,甚至还有点小开心。
       “你吓死我啊你。真是的。”安迷修还很配合的拍拍胸口,想告诉他自己真的被吓到了。
       “得了得了,别作。”雷狮摆摆手,很是嫌弃,但他好像又想起什么来,“你收了多少巧克力,嗯?”
安迷修听到这个整个人都不好了,连呆毛都萎了,“没有一盒都没有。”

       “啧啧,你看看,我都收到那么多了。”雷狮不知道从哪里一下子掏出这么多盒巧克力来,就像是军人炫耀奖章一样的气势。(可牛x了)雷狮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安迷修石化碎掉,再重新塑立起来。雷狮看着安迷修蹲在地上流着宽面条泪在地上画着圈圈。“今天本大爷开心,自己学着做了些。喏,给你可怜虫。”雷狮递给安迷修一盒青绿色的盒子,盒子上有淡蓝色和淡黄色丝带组成蝴蝶结,特别好看。

      “你,你自己做的?”
      “嗯。就是特别苦。”

      安迷修打开吃了一颗,反应和卡米尔一样捂着嘴,只不过安迷修突然笑起来。雷狮看见这个阳光灿烂的笑不禁连开始泛红。“好吃,真的,我很喜欢。”安迷修冲着他笑了笑,眼神都变得温柔起来,空气都开始变得甜腻。

      他们为了和平的一天,他们一年走一边聊,但多半开口的是安迷修,喋喋不休的说着他身上的趣事,而雷狮则在一旁笑得乐嘻嘻的。他们坐在河边看着太阳一点点落下去,晚霞很好看,渲染出火红的景色。

      “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雷狮站起来拍拍灰,“谢谢你陪我聊这么多,情人节快乐。”安迷修没有说话,等雷狮要走时,一把拉住雷狮,雷狮重心不稳摔在草坪上,等他睁开眼睛时,发现安迷修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付在他身上,四目相对。

      “我情人节一点都不快乐。”
      “我没有情人。”
      “只有爱人,雷狮。”

      骑士俯下身亲吻着海盗,海盗发现……巧克力真的做苦了,下次改进。
――――――――――――――――――――――――――
未播小剧场:
      “喂,别哭了,你过来。”宇宙海盗用指勾了勾被他夺走巧克力正在哭的女孩,“你说,淡紫色的盒子配什么颜色的丝带好看,嗯?”
――――――――――――――――――――――――――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