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梓敬

【安雷】我愿陪你到永远

*文笔不好,请见谅,有错字
*cp:安雷
*小甜饼
*一次性完结
*那就开始吧√

――――――――――――――――――――――――――――――
“你真的没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吗。”

这是雷狮不知道第几次开口重复这句话,他觉得自己的恋人今天对他好到不正常,反而让雷狮有种莫名的预感。话语从刚开始的疑问到了现在的陈述。紫色的眸子死死的盯着比他矮着几厘米的人,就像是盯着猎物一般令人窒息的眼神。回答他的也只有喂在嘴里的冰淇淋。嗯……葡萄味,他在心里想着。

“放心,我只是心情特别好而已啦”。这出自比他大一岁的青年,青年用一个手把是彩虹小马的勺子挖去冰淇淋球的一角,再一次送去另一张嘴里,“薄荷味的,雷狮你尝尝。”被点名的人闭起眼慢慢张嘴,想享受一下来自恋人送出的甜蜜。过了半响,大脑印象中冰冰凉凉带点甜的东西并没有在嘴里融化。雷狮疑惑的睁开眼睛,紫色眼中一个青年的脸逐渐靠近并放大,葡萄和薄荷在口腔里爆发,荷尔蒙交织在一起共舞,融合出难以表达的味道,青年拿起刚刚发的游乐园海报挡着两个人的脸。

热闹人来人往的游乐园,时不时传出儿童的欢笑声,明媚的天,飘着几朵零零散散的白云,风也恰好的吹过,一切都是那么的刚刚好。舒畅的好似喝了加冰的柠檬薄荷气泡汁,沐浴在阳光里整个人都舒舒服服的。当然海报后热吻的男孩们也是这般吧。

“呼……”雷狮不知道是缺氧还是天气的关系脸上出现了红晕,胸膛也随着呼吸的频率上下起伏着,他用手背豪放的擦了擦嘴边。青年笑着掐了掐他的脸,“走吧,去玩点刺激的。”话也才落地,青年拉起雷狮的手就跑。风从他们耳边轻轻吹过,撩起他们的头发。他们的脚步惊起在啄食面包粒的鸽子,阵阵起飞,与他们共舞。

“喂……混蛋安迷修,带我跑这么远……”雷狮弯下腰略微喘着气。安迷修笑了笑看着他起口说:“难的的好机会我们可以一起出来玩啊,在这里我们可以整整玩一天呢,这样一想我就感到迫不及待。”他的眼也好似藏着颗星星,那一刻雷狮被他的眼睛所吸引,有一种心动的感觉。

安迷修拉起他的手,“跳楼机敢不敢玩?”雷狮不屑的回答道“笑话,区区跳楼机。”当他们在跳楼机升至顶端时。安迷修看着雷狮的侧脸,准确的说,从跳楼机开始升起的时候就开始了。雷狮沉迷在游乐园的景色里,一切都像是艺术家一手调配的好的色调,那颗冰冷的雷王星没有这样的景色,他的眼睛都要看不过来了。他的视角看向下面,男孩在女孩旁边道歉,女孩就是不理,还生气地嘟起嘴。看到这对小情侣的腻歪,雷狮不自禁勾起嘴角,脸上的深情都温柔了起来。

安迷修就这么目睹了整个过程,阳光打在雷狮的脸上,让这个平时看起来霸道野蛮不讲道理的海盗大人多了几丝少年该有的温柔,他嘴角微微上扬的样子很好看,旁人多看上几秒就会喜欢上这个大男孩。“那个……雷,雷狮……”安迷修咽了咽口水,结结巴巴红着脸叫了自己的爱人。“嗯?”雷狮转过头看着安迷修。

“我,我……”跳楼机突然下坠,身体不适的下坠感激起了两个男孩的肾上激素。“我喜欢你!”安迷修鼓起勇气紧紧闭着眼睛大声说到。雷狮的头巾被刮起,头发乱飞,露出了清清秀秀的脸庞。“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我说,我喜欢你!”安迷修急了生怕爱人没有听见又提高了几个分呗。雷狮听到满意的回答后哈哈哈的笑出声,他不在乎下面的人怎么看他,他就这么随心所欲的笑着,安迷修看到他这个反应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只知道他笑的样子很好看,自己也笑出声。

终于,跳楼机停了下来,在半空放肆大笑的两个人也从跳楼机座椅上下来。“怎么样,还好玩吗?”安迷修理了理雷狮被吹乱的头发,掐着白净的脸。雷狮挑起眉毛,“当然,骑士大人要陪我一整天,接下来,去海盗船,怎么样?”面对眼前人的邀请,安迷修当然是答应了,他拉起雷狮的右手,在手背上轻轻落上一个吻,“我的荣幸。”雷狮被这么一弄反而觉得不好意思,抽走右手轻咳两声说“恶心死了。”

本来说今天应该是要陪卡米尔去买甜品的,结果才到了半路,卡米尔因为学校的事不能去,为了补偿自己大哥,于是就一股脑把两张甜品优惠券塞进雷狮手里,匆匆忙忙跑回学校。难的的好心情就被岔子打乱了,雷狮一屁股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百般无聊的拿出手机准备戳戳看看有没有什么新消息。“雷狮,我想邀请你去游乐园,希望你能愿意。”昵称为“傻逼骑士”的人发来消息,附带的表情包代表着发送者的恳求。

海盗和骑士在游乐园里瞎闹了大半个游乐园,游乐设施几乎玩了个边,他们都玩累了,安迷修在途中一直拉着雷狮的手,即使双方手心都出了汗,雷狮好几次想松开擦擦掌心的汗,但被察觉到反倒是手拉得更紧。雷狮还在想要怎么挣脱开安迷修的手时,一团白白软软像云的东西出现在自己眼前。“抱歉,只有最后一个了。”安迷修递给雷狮,然后用手搔着头。“没关系,我们可以一起解决他。”

他们坐在靠近树林的椅子上,远离了游乐场的杂闹,只能听见风吹过树林打在叶子上沙沙的声音。雷狮拿着棉花糖,他们一手扯下一点送进嘴里,直到融化,再重复以上的动作。雷狮这次出奇吃得很多,这种软绵绵的味道让他想起在小时候和卡米尔逃出冰冷的皇宫跑向热闹的贫民街道,卡米尔用自己仅有的钱买了一个棉花糖递给雷狮。当时的他很天真说:“为什么要把棉花做成球,装饰吗?”他的这番话引得卡米尔哈哈大笑。卡米尔撕下一角塞进雷狮的嘴里,瞬间雷狮的眼睛放大,他从来没有尝过这样的东西,他还是很好奇为什么皇宫外的棉花可以吃,但看着卡米尔刚刚笑的架势,雷狮不打算再问了,只是很奢侈的扯下装饰衣领子上的宝石,双手递给卖棉花糖的大叔,天真的问;“叔叔,这东西能换这个嘛?”大叔惊讶得眨眨眼愣呆了在原地。

“雷狮,你在不吃的话,最后一口棉花糖是我的了啊。”熟悉的声音把他从往事回忆中拉出来。听见最后一口将要被“夺走”雷狮连忙摆起了吃撸串的架势,结果还是一口咬在了空空粘这糖渣的竹签上。

雷狮很少出丑尤其是在安迷修面前。“哈哈哈哈,恶党,你还能这样,你是有多在意这口棉花糖?”安迷修捂着肚子笑瘫在雷狮身上。“安迷修,我觉得你才是罪魁祸首。”雷狮很冷静的开口。“啊,为什么?”雷狮沉了口气说,“明明知道我很在意,你为什么还要和我争最后一口,嗯?”安迷修感觉到事情不对,立马卖乖:“我买甜筒陪你个不是好不好。”雷狮哼了一声说:“这还差不多。”

在安迷修离开的几分钟里,雷狮安安静静的坐在椅子上,闭着眼听着风经过树林的声音,失明的经历他在凹凸大赛里体验过,不好也不坏,在帕洛斯带着佩利背叛,与卡米尔失联的时候被人暗算,暂时失去了掌控视觉的能力,元力被封印,他以为他这头强大的野兽要被鬣狗撕咬瓜分。但实际上他被一个人照顾着,这个人不会说话,不管雷狮怎么骂他,笑他,那个人就是不回答他,雷狮也就作罢。光明重新显现在雷狮眼里时,那个人是他的敌对――安迷修。雷狮当时很好奇为什么要对敌人手下留情,他的骑士道太过于普度众生,但对他自己本身也是不利的。“疯子。”

雷狮张开眼,悠扬的音乐传入耳朵里,他很好奇,趋势着迈开双腿,向那个声音走去,他绕过树林,穿过人工湖,属于童话的景象出现在他眼里――旋转木马,安迷修从开始念叨到现在的旋转木马。上面的马儿被装饰得很好,马脖子上挂满了五颜六色的小灯。不受控制得骑上了一匹白马。

“太子殿下,请您抓住在下的手,别松开。”幼年的太子被一个骑士拉住手,甩上马背,拥护在骑士怀里。“太子殿下,答应在下,不管什么都别哭喊,您要坚强,要强大,强大到任何人都要以你为王。”幼小的雷狮不知道这位骑士说的意义在哪里,他还没有缓过来,鲜红的血溅在他脸上,半张脸的擦伤,告诉年幼的孩子,这叫战争。而这位骑士在他说完的时候早已被敌人锋利的箭刺穿胸膛,但骑士一直护着幼小的太子回到了皇宫,当白马也因体力不知倒在里皇宫门前,太子呜咽着抱着骑士的头大哭着,他不懂,为什么一定要有战争,为什么一定要让这么多的人葬送在冰冷的泥土里。“太子殿下……您,真的,很善良……”这是哪位骑士拼尽最后的一口气说出的话。

当他长大了很多,舍弃了一切建立起的宇宙海盗团,自由成为了他猖狂不讲理霸道的理由,他也小心翼翼的保持着团体的平衡,养着豺狼,也护着幼兽。一路谨慎且狂妄不忘本,几斤几两他还是清楚。但他的预料还是出错了,他在黑洞扔在地上时,他听到了来自母亲生前最爱唱的民谣。

“向往自由的勇士啊,保持你的本心。”
“锋利的剑是你坚韧的盾。”
“为了自由,即使豁出性命。”
……

幻听还在继续,这是他离家这么多年唯一一次想家的时候,他想起了逃出皇宫,躺在草地上贪婪地呼吸冰冷城墙外的充满花香的空气。想起了学习礼仪课时因为站姿不对,被礼仪导师打手心的疼痛,想起了当时建立起宇宙海盗团的风姿。他要死了吗,他当时想着,他自己也无奈的笑了,原来自己也有懦弱的时候,他不甘的闭上眼睛。

安迷修买回来甜筒的时候发现人不在了。他很担心雷狮会不会出什么意外,他到处寻找,直到被声音吸引,也算是找到了雷狮,他看见雷狮一个人呆呆的坐在旋转木马上一圈一圈的转着,很奇怪旋转木马像是不会停下来,也没有其管理员在,他走近了才看清雷狮哭了,眼泪顺着脸颊滴落。

“雷狮,雷狮?雷狮!”恋人的声音唤醒了他,他抬头发现安迷修很担心的看着他,他发现自己的脸上有凉凉的液体,他用手擦了擦才发现是自己无意识流出的泪水。“喂,本大爷没事,好得很,刚刚有沙进了眼才流的泪,懂?”看到雷狮的反应安迷修的情绪才算静下来,重新露出招牌微笑:“我买来甜筒了,听店主说有丰厚的奖品,吃到底的时候注意点。”

安迷修随着旋转木马慢速度的转动,看准时机骑上了雷狮的白马,将甜筒递给雷狮,他们没有说话,安迷修紧紧抱着雷狮的腰,他很出自本能反应将手覆在安迷修的手上,他们无声的看着太阳一点点落下,渲染了名叫天空的画布。

“哎,等等,我的甜筒底有东西,你的有吗?”雷狮回过头,迫使安迷修从埋在雷狮脖颈里的头抬起来。“我的没有,所以吃了。”安迷修握住雷狮抬起甜筒的手腕,更靠近自己一点,“还真有,嗯……一等……一等品。”安迷修重复这甜筒底的字,“哇!雷狮你运气真好!中奖了哎!”安迷修大幅度的动作使得两个人从旋转木马上掉下来。安迷修护着雷狮不受伤,紧紧抱着,两人摔倒在地时,雷狮在他怀里,咂咂嘴说:“中奖的是我,你激动个什么劲。”安迷修笑了笑“因为是你所以开心,走走走,去兑奖。”

两人从地上爬起,在途中雷狮还被送了花,原因就是――是第3000位,免费送了一捧花。他们跑到了甜筒店的门口。“小伙子,你的运气还真是不一般,居然是一等品。来,小伙们进来选东西吧。”

甜筒店里内部琳琅满目的东西吸引了他们的眼睛。雷狮看到了货架上,放着一个青绿色水钻的五芒星。让他心动了。“老板这个可以吗,我想要这个。”雷狮指着五芒星说。老板扶起眼睛眯起眼睛说:“对不起啊,这是三等品的奖励,你可以选点好的啊,小伙子。”雷狮的固执又出来了,他明确的告诉老板,就想要这个,老板没有办法,帮他打包装起来了。等雷狮和安迷修要走的时候,老板又叫住了他们。

“明明中了一等品,却只要了三等品的奖励,我很过意不去,所以搜下这个吧。”老板从兜里拿出了紫色菱形的项链,放在安迷修手里,“也请二位务必收下。”

“这家老板还真是客气啊,人也好。”安迷修看着手中的项链独自喃喃到。雷狮看着丫的傻样,用力一扯就把安迷修扯进一个地方。等安迷修回过神,他们已经在一座教堂门前,看样子是遗弃了的欧式建筑,爬山虎布满半个教堂,但不减教堂的神圣和纯洁。他们迈开脚步踏进教堂,就像一对即将踏进婚姻殿堂的情侣。

透过五彩窗,不知何时升起的月亮,散布这懵懂的月光点明了教堂内部,充满了仪式感。安迷修把雷狮拉倒所有排椅前,充满感情的青绿色眸子看着雷狮的眼睛,两种颜色像是相交织在一起,只能融入彼此。

“在座的诸位,谢谢你们今天能来在下的婚礼。”

安迷修显得特别认真,好似全场真的有人一样。“喂喂喂,别发神经。”雷狮笑着重重打了安迷修的后背。

“对不起,让大家见笑了,我的妻子再和我开玩笑。”
“今天我即将与雷狮先生结婚,让我们不在飘零无助,让我们彼此相依,让我们白头至终。”
“我亲爱的雷狮,你愿意嫁给我吗?”安迷修缓缓完成单膝下跪,牵起雷狮的右手,落上一个吻,充分利用资源将刚刚的花,举起,完成了求婚的姿态。

“傻瓜。”被来雷狮不愿陪他玩这么无聊的游戏,但安迷修的眼神实在是充满了期待和真诚。雷狮起口“我,雷狮,愿意与安迷修先生结婚。”

“无论疾病。”
“无论贫穷。”
“挚我所爱,忠心以答。”

安迷修简直不敢相信,他知道自己现在开心得要死,但是,他要把这仪式继续下去。

“对我所爱……”

“至死不渝。”两个人是同一时间说出的,当雷狮调皮的笑起来,安迷修的情绪失控了,他起身紧紧抱住雷狮,情绪的激动导致他轻微抽咽,身体难以控制的发抖。

“啧,骚哭包。”雷狮无奈的揉揉安迷修的头,任由他埋在自己肩头。

他们看过日出日落,总觉得他们没两样,所以他们想尝试在星空下仰望这无穷的天际,但一直没有机会,现在,他们知道阴差阳错的现在或许能实现这个小小的愿望。

安迷修和雷狮完成了仪式,坐在长椅上,凭借着微弱的光数着星星。当安迷修数到五百二十的时候,他感到肩头的沉重,雷狮睡着了。安迷修温柔的笑起来,在海盗的额头上小幅度的落下一个吻。

“晚安。”

评论(8)

热度(16)